首页   |   今日头条

【原创】7.76亿元债务逾期!遭立案调查后的辅仁药业再爆“雷”

发表于 2019-08-22 09:14 字体  下一篇

继坐拥18亿资金却无力分配仅6000多万元的现金红利,并因涉嫌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之后,近日,辅仁药业再度曝出公司及下属子公司、孙公司7.76亿元债务逾期。对于债务逾期,公司以前期建设项目资本投入较大,募集配套资金的定向增发融资事项终止,导致没能及时补充营运资金来解释,但根据我们对公司研究的结果,并不支持这样的说法。

2019年8月20日,因账面货币资金余额高达18.16亿元,却无力发放仅6271.58万元现金红利,从而闻名A股的辅仁药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辅仁药业,证券代码:600781.SH),披露了一则部分债务逾期的公告(以下简称:债务逾期公告)。

据该公告披露,截至2019年8月20日,辅仁药业及下属子、孙公司的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7.76亿元。由于债务逾期导致支付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以及承担相关的担保责任,公司及下属子公司的财务负担将进一步加剧。

对于债务逾期的原因,据债务逾期公告披露,主要因为前期建设项目资本投入较大,2018年募集配套资金的定向增发融资终止,没能及时补充营运资金,从而导致2019年度资金紧张,并出现周转困难,最终引发了债务逾期。

可是,通过对辅仁药业2017年和2018年年度报告的研究,我们发现,公司年报提供的财务数据与上述债务逾期的原因并不相符。

投资支付的确不少,但现金等价物仍显著增加

如果上述辅仁药业在债务逾期公告中的说法成立,那么不仅公司合并现金流量表中“构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项目金额应该较高,而且应该导致当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出现明显下滑,公司整体呈现现金净流出的状况。可是无论是2017年年报还是2018年年报,这两张合并现金流量表的财务数据都不支持这一解释。

据辅仁药业2017年年报披露,当期公司构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金额为8.89亿元,不可谓不大,导致当期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净流出8.89亿元,前者占后者之比为99.96%。可是,由于当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净流入5.30亿元,而且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净流入3.90亿元,三者合计并扣除汇率变动影响后,当期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仍有3077.19万元,公司的现金流仍然呈现净流入。

另据辅仁药业2018年年报披露,当期公司构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金额为6.42亿元,导致当期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净流出6.28亿元,前者占后者之比高达102.23%。但当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净流入10.32亿元,同比大涨94.35%,即使不计入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4796.51万元,以及汇率变动的影响,也仍然能够保证2018年度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呈现净增加。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13.75亿元,同比上涨48.97%。

那么问题来了,截至2017年末,辅仁药业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9.23亿元,并未影响公司在2018年度正常经营。在2018年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还大涨48.97%,这样的情况下公司在2019年度反而陷入了资金紧张、周转困难,原因何在?

没有募集配套资金,但并未影响经营业绩

既然进行巨额长期资产投资并非导致2019年度辅仁药业资金紧张的主要原因,那么在上一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中,终止募集配套资金的融资事项,是否是造成资金周转不灵局面的“罪魁祸首”呢?

据披露于2017年12月26日的辅仁药业上一次重大资产重组报告书,在上市公司收购开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药集团)100%股权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中,为了提高重组绩效,公司拟向不超过10名符合条件的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该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配套资金。配套资金的总金额不超过26.28亿元,发行底价16.50元/股,发行股份数量不超过1.59亿股。

可是,在辅仁药业于2017年12月21日完成发行股份购买标的资产的实施工作之后,由于宏观经济和市场环境的变化,上市公司最终于2018年12月22日公告终止上述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配套资金的事项,与上述债务逾期公告中的定向增发融资终止时间相符。

根据常理,如果没能及时补充营运资金,资金紧张应该对公司的正常经营产生负面影响,从而导致当期营收显著下滑,但是从辅仁药业近两年的经营业绩来看,没有募集配套资金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并未产生太明显的影响。

据上述重大资产重组报告书披露,从2014年到2016年,辅仁药业收购的标的资产开药集团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5.72亿元、40.07亿元和45.34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12.66%。据此简单外推,可估计2017年和2018年开药集团营收分别为51.08亿元和57.55亿元。

另据辅仁药业2016年至2018年年度报告披露,从2016年到2018年,辅仁药业合并报表营业收入分别为4.96亿元、58.00亿元和63.17亿元,考虑到开药集团于2017年末完成并购实现并表,因此2017年度和2018年度营收的大幅增长,主要来自开药集团的并表。

那么除了开药集团之外,并购前原属辅仁药业的资产形成的当期营收大约是多少呢?

据辅仁药业2014年至2016年年报披露,从2014年至2016年,原属辅仁药业的资产形成的当期营收分别为4.35亿元、4.62亿元和4.96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6.78%。采用与估算开药集团2017年和2018年营收相似的方法,可以简单计算得到,2017年和2018年原属辅仁药业的资产形成的当期营收分别为5.30亿元和5.66亿元。

从年报披露的2017年和2018年营收中,扣除通过简单计算得到的原属辅仁药业资产形成的当期营收,那么这两年内应属开药集团的营收大约分别为52.70亿元和57.51亿元,与通过简单计算估计的开药集团在2017年和2018年的营收51.08亿元和57.55亿元相差无几。

既然辅仁药业在债务逾期公告中提及的两个原因:建设项目资本投入较大和募集配套资金融资终止,都没有明显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上市公司的资金链如此紧张呢?

也难怪证监会于2019年7月26日向辅仁药业下发了调查通知书,对公司涉嫌违法违规的事项立案调查。那么,公司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我们将持续关注。

客服热线:85-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